178首页  > 英雄联盟  > 新英雄克烈剖析:诺克萨斯最让人胆寒的精气神

新英雄克烈剖析:诺克萨斯最让人胆寒的精气神

英雄联盟 官方 2016-08-07 09:47:26

  如果诺克萨斯的兵士们也会玩一些梗,那会是什么样的呢?

  也许这个问题有点怪,但你不妨翻开一本历史书,找到关于20世纪40年代的章节。当时正值二战期间,美国大兵们在欧洲的战场上跋涉。差不多是那段时间,互联网还远没有出现的时候,一个涂鸦开始在欧洲大陆上散播开来。涂鸦上画的是一个秃顶的小子,有一只异乎寻常的大鼻子,扒在墙头上张望着。他的名字叫吉尔洛。

  没人能肯定吉尔洛最初出现在哪里或是出自谁手。有些人说吉尔洛这个名字指的是40年代美国的某个船坞里的一个工人,但是据说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澳大利亚的军队里就出现过一幅非常类似的涂鸦了。不管怎样,美国大兵们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控制不了自己似的画上一个吉尔洛,哪怕是为此关上一夜禁闭。对于这些大兵来说,吉尔洛代表了他们的信念、价值和身份。吉尔洛就相当于他们的精神所在。

  就好比,克烈也是诺克萨斯行伍之人的精神象征。

  ——毛躁、嗜血的诺克萨斯精神象征。

  诺克萨斯军队中的低阶军士过着很不容易的日子。为了能够保住这份口粮,你必须要真心热爱战争,视胆怯为耻辱,而且把“一将功成万骨枯”当作人生信条。

  在这样的念头下,我们不禁想象着把这样的价值观推到最极端的境界,会带来一个怎样的角色。比如一个脾气极其糟糕的家伙,最大的乐趣就在战场上一边骑行一边砍人脑袋,不知疲倦,从不退避,唯一的追求就是杀个天翻地覆。谁能完美地替这样的境界代言呢,除了一个嗜血如命的约德尔骑士?

  我们开始着手设计一个全新的英雄,最大的特点就在于鼓励最为激进的玩法。那个时候我们对于这个英雄的形象毫无头绪,所以设计师们就从原有的素材库里随手找了一堆东西凑了一个原型。第一版模型就是萌侦探纳尔骑在一头迷你版的赫卡里姆上。

  “当你跳下了马背,小赫卡里姆就会逃走,留下纳尔一个人。”英雄设计师Iain "Harrow" Hendry说:“有时候一个栩栩如生的原型能让你的想法更容易被接受。”

  当我们说到敏捷型的上路AD英雄时(我们叫他们作“游击者”),你会想到亚索锐雯蛮王这样的角色。喜欢他们的玩家都是喜好正面进攻、穷追不舍哪怕牺牲这类打法的拥趸。Harrow说,这些角色都是和人硬刚的英雄。“他们手里握着的刀剑不是玩笑,心里也是一本正经的战士。而我们的目标是把克烈弄得更戏谑一点,不要和其他游击英雄一样板着个脸。”

  在设计克烈的技能时,我们很小心地避开了那些偏向防守或是让人感觉到安全的选择。克烈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富贵险中求”这句话的诠释。例如,他必须头也不回地冲进战场才能获得大招所加持的护盾。就算是他双脚着地后,用来脱离战斗的随身手枪,也是要崩出一枪之后才能把自己击退的招数。

  相对于“重甲骑士”瑟庄妮来说,克烈应该属于“轻甲骑士”,但是除此之外我们还希望克烈能够跟那位骑着野猪的打野有更多的不同。瑟庄妮在主题方面存在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她的技能机制并没有突出她和她的坐骑钢鬃之间的互动。如果我们把钢鬃整个儿拿掉之后,瑟庄妮就是一位大块头的女士而已,坐骑和她的游戏玩法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所以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这个问题在克烈身上该如何解决?他和坐骑之间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呢?

  一个约德尔人和他胆小的半蜥半鸟怪物。

  克烈是约德尔人,但不代表他必须是可爱的萌物。“诺克萨斯人不以可爱为荣。” Edmundo "odnumde" Sanchez说:“他有点像是一个古怪的小地精,这也是我们想要传达的感觉。他要看上去非常邪恶。”

  与此同时,斯嘎尔就要看起来傻头傻脑一些,以符合“胆小坐骑”的描述。我们在斯嘎尔形象设计早期的探索中尝试了一系列不同的动物,包括犀牛、青蛙还有秃鹫。这些方案听上去像是《超级大金刚》里面的坐骑形象,但考虑到斯嘎尔的角色——卡通化的感觉,让人想到的是从大炮里射出去的可怜虫,所以这个方向其实也不错。“我们没有刻意往《超级大金刚》那种气质上靠,但既然我们想做的是古怪有趣的东西,这样的风格就是自然而然的。”

  克烈这套“富贵险中求”的哲学有一个例外的地方:可通过回城来重新骑上斯嘎尔。这个设计可以看成是对玩家期望所作的某种妥协。在玩家的体验中,无论什么英雄,成功回到基地就意味着彻底地回复状态。所以我们觉得克烈也应该保留这一共性。

  在接手克烈之前,叙事作者Odin "WAAARGHbobo" Shafer刚刚完成了烬的台词。在过去几个月里,他每天推敲的句子都是“生命无法承载意义,但你的死亡却可以”这样的对白,所以也是时候让他换换心情,来点儿轻松的东西了。约德尔人,一听就很轻松不是吗?

  Shafer说:“我们想做的是一个喜剧二人组。斯嘎尔自己不想打架,但是克烈又是不打架就会死的脾气。所以斯嘎尔有时候就会跑路,留下克烈一个人抓狂。他们这种古怪的关系直接体现在玩法上。”

  在设计过程中,机制会影响角色的特性,而角色也会反过来刺激机制的调整。当我们敲定了克烈会在步行和骑乘状态下分别有不同的战斗方式时,Shafer也为克烈创作了两种不同情境下的台词。

  克烈总是想着找人干架,但一旦他被斯嘎尔甩到地上后,他就会变得更加疯癫和不计后果。克烈会和斯嘎尔说很长的话,但是斯嘎尔最多只有狗的智商。所以克烈只是把自己的一部分投射在了他的爬虫伙伴身上而已。每当斯嘎尔两脚抹油之后,克烈就感觉自己好像心里丢了一块儿,于是他的言语就会变得更加狂乱无稽了。

  暴怒骑士可不只是一个约德尔老疯子那么简单。克烈身上的个性,包括暴力、癫狂、死不撤退等等等等,都让他成为了诺克萨斯士兵的偶像。但他不仅是一个偶像,还是一个象征,一个米姆(meme)——诺克萨斯最让人胆寒的精气神所在。

  让我们看看你们能涂出什么样的克烈吧,越糟糕、越随便、越神经……越好哟。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0

    点赞

  • 0

    纠结

  • 0

    傲慢

  • 0

    无语

  • 0

    崇拜

  • 0

    伤心

  • 0

    狂怒

扫码关注我们